薇薇安迈尔:从保姆到摄影大师最高级的自律源于内心深处的热爱

  • 14

层次理论的最高层,当个人价值与内心深处的热爱达到统一时,人的内驱力会被唤醒,进而实现最高级的自律。

在作品未被发现之前,薇薇安只是一位籍籍无名的保姆,无人知晓她会摄影,更没人发现她的摄影作品如此丰富、摄影技术如此高超!

研究显示,她从1952年26岁正式开始摄影,于2009年3月份去世,享年83岁。这中间57年的光阴里,她一共拍了15万张照片,平均每天拍摄7-8张。可算是高产。

这些照片几乎都是她在工作缝隙拍摄的,每一幅作品的对象选择、构图、对焦以及照片的连贯性等,都十分讲究。

她的作品充满灵性,透着对人类的理解,又带着几分温暖几分戏谑,既严肃又具戏剧色彩!

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的展览主管克拉特杰范戴克(Claartje van Dijk)说:“薇薇安·迈尔是一个冷静心细的分析者,她真的看到了超越街景之外的东西,看到了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。”

她的作品张张感人,让人浮想联翩,止不住地想编个与它有关的故事,或者找出它背后的故事。

于摄影而言,她的保姆工作是个很好的掩护。没人会想到一个保姆会摄影,因此不会对她设防。

同时,她使用的双反相机取景时需要向下看,隐蔽性很好,所以往往在别人没发现她的时候,她就已经按下了快门,记录下了最具灵性的瞬间。

在她的摄像头下,他们展现了自己最自然、最真实、最本质的一面。他们有着鲜明的情绪:或脆弱无助,或高贵骄傲,或亲切朴实,或刚毅坚韧……同时,都保持了尊严。

薇薇安对人类社会充满了迷恋与爱。她渴望探索这个社会,又始终保持距离,也许是为了拥有足够的时间与空间进行独立的深入思考。

她是个极重视隐私的人,在购物或者租储物柜的时候,她不愿报真名也不愿留电话号码。

她每到一户人家,就会跟雇主要一把锁,然后把自己的房间锁上,不许其他人踏入。

她告诉一位朋友,如果她没有对自己的照片保密,人们可能会窃取或滥用她的照片。

她厌恶男性、厌恶社交,害怕别人碰她,将房间作为自己的堡垒、将相机作为另一重人格。

她会带着孩子去深山老林玩耍,会独自一人于深夜在破烂不堪、治安不好的地方转悠拍片;会不顾自身安全去拍摄火灾、抓捕、、人口失踪等,甚至因为前往一起凶案现场拍摄而被警察逮捕。

1953年的圣诞节前夜,她抓拍到纽约东区人行道上的一起打架斗殴事件。画面中两名男子血迹斑斑地躺在路边,像极了经典的黑场景,弥漫着些许戏谑和幽默。

1972年,她用相机追踪过一起发生在芝加哥的母婴命案,她走访了可能的案发现场,也前往殡仪馆核查,还拍摄一部纪录类电影,取名《1972年芝加哥母婴命案》。

1959年—1960年,她带着三个相机环游世界。在8个月的时间内,她去了马尼拉、曼谷、越南、北京、埃及、意大利、法国和纽约等地,带回来了1万多张照片,平均每天创作41-42张。

她在一段录音里说:“没有什么是永恒的,我们得为别人腾出地方来。(这个世界)就像个轮子,你登场,你走到终点,而别人也要有机会走到终点,如此反复,另一拨人再登场,太阳底下无新事。”

因此,她不停地记录、近乎偏执地收藏报纸、票据、传单、底片等,似乎想以此抓住时光,留下岁月的痕迹。

最严重的一次,一个她负责照料的男孩出了车祸,在等待救护车的过程中,她不是去安抚小孩,而是赶紧架好相机、选好角度、按下快门。

正所谓不疯魔不成佛,她的作品一经面世,便惊艳众人。在芝加哥文化中心首次展出的时候,就成为该中心参观人数最多的一次。

尽管在世的时候,摄影无法给她带来经济上的帮助,也无法给她带来尊重,甚至让她颠沛流离,但给了她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。

她没有去谋求一个摄影师的职位,于她而言,工作只是谋生,爱好才是灵魂栖居地。她不想这片净土沾染尘世的灰尘。

雇主南希说:“薇薇安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。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。”

如果你也有热爱的东西,那么赶紧去做吧,一天做一点,积少成多,量变引起质变,最终惊艳众人!

层次理论的最高层,当个人价值与内心深处的热爱达到统一时,人的内驱力会被唤醒,进而实现最高级的自律。 在作品未被…

层次理论的最高层,当个人价值与内心深处的热爱达到统一时,人的内驱力会被唤醒,进而实现最高级的自律。 在作品未被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